中国式“虎妈”和中国式“犬子”—家庭教育

2018-05-08

受朋友的一再请求,再加上我膨胀的自信心作祟,我去给她才上小学二年级的女儿辅导功课。本以为能够手到擒来轻松搞定,没想到波折丛生。首先,这小姑娘把作业分成两种,给老师做的,以及给她妈妈做的,反正不是给她自己做的,超过心理预期的习题,一个字都不肯多写;其次,非常非常的粗心,能把“房子”写成“房了”,“2×3=5”。每次考试,不会做的做错,会做的可能因为粗心也做错,之后又不肯用点功夫。每次父母批评,都摆出一副“非暴力不合作”的派头,把她那出名能干的老娘气得跳脚。

家里就这么一个小皇帝,不能挑不能拣的,中国父母望子成龙的热切心理很容易理解。最近蔡美儿来华宣传,所到之处再次掀起“虎妈”旋风。在中国父母的眼中,即便对蔡美儿的强势作风有点微词,也无法抵抗人家优秀的成绩单——大女儿九月份进哈佛大学,小女儿据说也很出色——于是想自己是不是也应该对孩子再强势一点。我个人是建议中国父母不要生硬地这样尝试,毕竟中国跟美国的教育环境截然不同。美国中小学校的环境异常宽松,按照蔡美儿的说法,“美国的小学简直是浪费时间,就是玩”,所以她可以用严格的中国式家庭教育,去弥补宽松的美国式学校教育的不足,当然也不至于把孩子逼到绝路上去。在中国呢,学校里的老师已经够严格的了,如果父母也跟着扮演严师的角色,那孩子就是两头受堵、逃无可逃了。事实上,很多中国父母的问题,不在于不够“强势”或“严格”,而是没有用对地方,结果呢,他们自己做了“虎妈”“虎爸”,却培养出来一个个“犬子”。

比如我的这位朋友,她也算是一名“虎妈”,每天回到家的固定工作,就是陪伴、监督女儿写作业。女儿写一个字,她跟着看一个字,看到女儿什么地方写错了,就即时指出,让女儿改掉。这看上去很尽职、很严格了吧?但女儿自己没有养成认真负责的习惯,反正做错了妈妈也会给指出来的嘛。问题是到了考场上,没有了妈妈的监督指正,女儿该粗心的还是粗心,该弄错的还是弄错,成绩自然不容乐观。而在跟朋友的交谈中我也发现,从女儿小时候开始,他们就把“学习”当做一本正经的事情,一本正经地参加各种辅导班,一本正经地帮女儿预习复习,但这种大人式的“一本正经”,与大多数小孩“自由散漫”的天性是相违背的。久而久之,女儿对这种“一本正经”产生了逆反心理,虽然还没强烈到跟父母对着干的地步,但消极怠工的情绪已经非常明显了——才上小学二年级就这样,如果这种情况得不到有效的修复,到了初中高中,我相信她只能是 “犬子”一个。

蔡美儿的“虎气”也曾遭遇挑战:大女儿是乖乖女,小女儿却在青春期忽然爆发,毅然放弃小提琴,改练网球。尽管这并不是蔡美儿的理想状态,但她还是接受了小女儿的选择,并对自己的家庭教育方式进行了反思。这种随时自省、随时调整心态的做法,才是最值得中国父母借鉴的地方。